橙子是圆的

退圈

好像到了必须选择的时候,嗯,对不起大家,再见。

找一篇文

抱歉占tag ,跪求一篇文。忘了是谭陈还是贺陈了,谭宗明(贺涵)每天给陈亦度准备一块糖,各种品种,吃醋了留给陈亦度准备爆酸的糖,就记得这么多,是个短片一发完,但是一直记得觉得当时看的特别甜。不知道哪位亲记得?

【东凯】同人,番外之《原来我也是你的宝宝》

【东凯】同人,番外之《原来我也是你的宝宝》
吃醋这个事,吃好了叫情趣,吃不好叫矫情。同样,冷战这个事,冷好了增进感情,冷不好就像现在这样,同床异梦!
那些泛酸的醋意,慢慢累积,终于在某个时刻点发酵。
王凯为什么会吃醋,为什么会委屈,又为什么引发了这次冷战,追究起因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五月末的时光,樱桃熟了,微酸却透着甜。两个人和好以后,老干部一直很宠着惯着臭小孩儿,嘴上一时半刻不离的叫着宝宝,甚至更酸着叫着臭宝儿,乖宝儿,臭乖宝。这样叫着叫着,就连王凯自己也觉得自己越发像个孩子一样爱撒娇,做那个人的宝宝很幸福。
快到六一儿童节了,王凯知道这样的日子师哥理所当然应该回家的,毕竟家里有孩子,孩子应该过节的。师哥疼孩子,王凯知道。有句话叫爱屋及乌,王凯不知道别人怎样,但他王凯爱一个人,就会爱“他”所爱的人,所以理所当然,要对“他”爱的人好。爱师哥,所以对师哥的家人好。想到师哥会回家陪孩子,王凯也打算给孩子买个玩具做儿童节礼物,还有当然也得给老家买些东西。
靳东今天有工作,王凯一个人在家,上网准备买礼物,然后再给自己叫个外卖。精挑细选,一没注意选完给孩子和老家的礼物已经下午快三点了。
“难怪饿了”王凯嘟囔着,叫个外卖,关上电脑,然后就看到了笔记本电脑外壳上靳东贴的标签。
“给宝宝买礼物”
简单的六个字,王凯看完傻笑了出来,这老家伙还有这么浪漫的行为。不,真幼稚,谁要过六一儿童节了,哪只眼睛看见小爷我是儿童不成熟了?明明发育的很好嘛!虽然嘴上吐槽,王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。

几天过去了,王凯准备的礼物已经陆续到家,一直堆在书房,没来得及和老干部说。这两天,老干部驻扎《外科风云》剧组,夜戏,雨戏,哭戏,吻戏一个不落。王凯已经很久没和老干部碰面了,不是不在家,就是进门倒头就睡,第二天自己还没起床,老干部已经出发了。
今天王凯和雪导打好招呼,准备去探个班。雪导同意探班,但有个条件,等戏拍到最后快杀青的时候,王凯要来给客串一下。王凯满口答应,给老干部和全组准备了很多水果,小吃,事先没有和老干部说,准备给他一个惊喜。
王凯到达片场,没着急下车。先给老干部发信息:“你要忙到几点?我困了😉”
半天老干部没有回信。
难道在忙?
王凯给老干部的经纪人打电话:“姐,师哥在忙吗?”
“没有呀,和下场戏有3个小时间隔,东哥说出去去附近商场转转,应该还有1个小时,估计快回来了。”
王凯给老干部打电话,半天电话被挂掉了,靳东回了一条信息:“在忙,你先睡吧。”
王凯看着手机里的信息,有些不知所措。
也许真的在忙吧,可能真的有事,也不是所有事都要告诉经纪人的呀。
王凯没有下车,让助理帮忙把水果送过去,自己在车里等。
半个小时以后,王凯看见师哥停下车,回到片场。

今天要拍摄的是白百何饰演的陆晨曦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,知道了靳东饰演的庄恕一直以来对她的隐瞒,然后怒不可遏的扇了靳东一个耳光。
拍摄期间,剧组气氛欢快轻松,白百何问靳东,是不是真打?
“当然是借位了”靳东和导演都说要借位。
白百何开玩笑说:“老师说了要真听真看真感觉。”
一场戏拍的很顺利。
第二幕,要拍摄靳东和白百何的吻戏。
白百何说这是不是也借位呀?
靳东难得玩笑道:“不行,老师说了要真听真看真感觉。”
王凯在角落里,默默地看着老干部在片场叫着小白,然后嬉闹,然后吻戏。虽然知道这是工作,可是,王凯就是有些忍受不了,于是悄悄地逃开,就像没有来过一样。

王凯一个人回到家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不高兴。因为师哥这几天的夜不归宿?因为师哥这几天忙忙碌碌忽略了自己?因为师哥一回到家就累,在片场却和别人有说有笑?因为师哥亲昵的叫着合作对手,还和对方拍摄亲密戏份?还是只是因为师哥那句回复,是隐瞒了或者骗了自己?
晚间靳东回来,看见今天王凯坐在沙发上没有睡。
“这么晚了,怎么还不睡?”这两天太忙了,靳东一直没有时间和王凯交流,并不知道明天王凯有没有什么工作安排,但看时间,已经夜里两点多了,不管有没有工作都应该睡了。靳东心疼臭小孩儿前一阵太忙了,之后又要进组,趁这几天有时间应该好好休息啊。
可是王凯却不理解老干部的好心,冷着脸,横了一句:“怎么着,想我早点睡着了,这样就不用理我了是吗?”
“你怎么说话呢?”靳东今天确实累了,不想跟臭小孩儿争论,可是说出口的话却换了意思,“你大晚上不睡觉瞎折腾什么?我去洗澡,出来以后再让我看见你赖这儿不动,不张罗上床睡觉,看我不抽你的。”
王凯听了抬起头,梗着脖子说:“赶紧去洗澡,洗干净点,还有多刷几遍牙,脏!”
靳东听了,啪的一声摔下手机,运着气。看来臭小孩儿在闹脾气是因为自己拍了吻戏。靳东想教育他两句,可看看时间,真的太晚了,这么晚了训孩子晚上该怎么睡?于是强压下火气,先去洗澡。

洗完澡出来,靳东看见臭孩子还在沙发上坐着不动,这孩子真会拱火呀!走过去,低下头看见臭小孩儿明明已经熬的眼睛红红的,却还赌气的盘腿窝在沙发上,腿上放着一个靠垫。靳东只觉得心疼,蹲下身子,拿走靠垫,拉起臭小孩儿的手,呼噜着臭小孩儿脖颈,软趴趴的头发手感很好,靳东感觉到臭小孩儿慢慢软下来,像泄了气的河豚,只觉得可爱。
“好了,别生气了好不好?我今天是拍了吻戏,可是这是剧情需要呀。别人不理解也就算了,你作为演员,你怎么能不理解我呢?我心里想的是谁你不知道吗?我这两天是太忙了,有些冷落你了,你能理解我吗?”靳东哄着臭小孩,说得柔声细语的。
王凯就在这温柔中慢慢的柔和下来,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靳东见臭小孩儿点头,接着哄:“好了好了,我的乖宝宝,后天我在家陪你好不好?明天还有一天工作,这两天在抢戏拍,月底我得回去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王凯打断师哥没有说完的话,知道,心里都知道,都明白,月底他得回去。
就是这样默契,虽然没有说完,但我知道你的想法和你的为难。

终于到了靳东休息的这天。
两个人一起做饭,结果红烧肉因为放了两次盐有一点咸。
难得的休息时光,靳东本来提议带臭小孩儿出去玩。王凯却体谅这两天师哥工作累了,明天又得坐飞机回老家,下午俩人窝家里看个电影,看会书什么的,就不出去了。饭后,靳东先回房看剧本。王凯收拾完东西,洗了些水果,又给老干部泡了杯清茶。
进屋的时候,听见一个孩童说话的声音,原来是孩子找爸爸,师哥在和家里视频。
王凯轻手轻脚的放下东西,然后准备先退出房间,关门的时候听见师哥再说:“宝宝乖,爸爸明天就回去了,给宝宝买了好多礼物……”
王凯的手握着房门把手,有一些微微的颤抖。
宝宝,当然是宝宝。
我怎么可能是他一个人的宝宝?不是早就应该明白,自己只能排在所有人之后吗?想来那句“给宝宝买礼物”,应该也不会是我吧?这些日子,师哥对我太好了,好到我都有些忘乎所以了。

哎,我跟孩子吃什么醋呀?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

一下午的时光,说快很快,说慢又有些煎熬。
靳东今天有些欣慰,他的臭小孩儿跟自己在书房窝着看了一下午书,这么安静真是难得。
“宝宝,你在看什么书?”靳东捏起一颗娇艳欲滴的红樱桃放进臭小孩儿嘴里。
“《嫌疑人X 的献身》,我可能要接这部电影,书还挺好看的。”
老干部看着臭小孩儿边嚼樱桃边说话的嘴唇,只觉得分外可爱,不由得亲了一下。
然而,臭小孩儿没有回应。
“这书就这么好看吗?比我都好看吗?”
“我也有工作要做的好不好?你今天没事了,又想起我来了是不是?”,不应该生气的,不应该吃醋的,好不容易两个人有时间在一起的,可是伤人的话没经过大脑一样就这样甩了出来。
靳东不明白这怂孩子又在闹什么?就因为前两天自己忙忽视了他?还是就因为那天自己拍吻戏?

两个人就这样不能算冷战,一直到了晚上躺在床上。
“我明天……”
“我明天……”
两个人同时说了出来。
“你先说。”靳东说。
“我明天有活动,一早就得走,就不送你了。”
靳东看着眼前背对自己的人,冷冷的说出这么一句话,知道臭小孩儿还是在赌气,有些自责这几天自己赶戏,有些忽略了臭小孩儿,甚至都不知道明天他有什么工作?
靳东从背后抱着那个清瘦的人,手臂环上他的手背,十指交叉着,然后感觉着怀里的人,从僵硬着身体,到后来慢慢放软然后甚至依赖的用发顶蹭了蹭自己的下巴。
终于一夜好梦。

靳东起来的时候,王凯已经出去工作了。
桌子上留了标签和早饭。
“我出发了,去上海,1号下午回京。桌上是给孩子和老家准备的礼物,你想着带走,替我祝孩子节日快乐。记得吃早饭!”
靳东看看桌上的东西,显然臭小孩儿是用心挑选准备的,知道自己要回去,不吵不闹还准备礼物,靳东看了自己都替臭小孩儿心酸。这么乖巧,我该如何对你更好啊?
真是的,还给孩子买儿童节礼物,明明自己就还是个孩子!
靳东吃着桌上臭小孩儿准备的早餐,不知道他几点就起来了,还给自己熬了皮蛋粥,臭小孩儿拱火的时候招人生气一流,可是乖巧的又让人心疼,真是让人又爱又恨。
靳东掏出手机给朋友打电话:“老魏,六一那天你几点到北京呀?我让助理去接你。”
“接我?接玩具还差不多吧?你家那么小的孩子,你给他买这么贵的高达手办干嘛?他会玩吗?”电话里朋友吐槽。
靳东笑说:“那你别管,给我家宝宝买的,你就给我准时送到了就行。”

六一这天,王凯下飞机到京,因为飞机晚点,到北京已经晚上5点多了。打开手机,并没有来自师哥的任何信息。
想来,师哥这会儿肯定陪着宝宝呢吧?
正想着,师哥的经纪人打来电话。
“凯凯,你终于到北京了,怎么今天这么晚点呀?”
“是呀,晚了3个多小时,姐你找我?”王凯问。
“哦,我在停车场呢,接你。”
王凯到停车场,上了车就看见后座上一个大大的礼盒,精美的包装。
“这是东哥给你准备的儿童节礼物,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轻拿轻放,你快拆开看看吧。”
王凯颤抖着打开礼物,这不是我那天我翻杂志那个限量版高达吗?
原来我也有儿童节礼物。
原来我也是你的宝宝。
这感觉真好。



(外科风云这一段的“真听真看真感觉”的拍摄花絮,
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104904656494633?luicode=10000011&lfid=1076035468623287&featurecode=20000180&wm=3333_2001)

【谭赵】归去来(第七十一章)

昨天今天都没写东西,我偷懒了,因为看了这篇谭赵,真的看进去了停不下来。推荐大家看一看

世另我:
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已经很久没有正经与女人交往过,所以他并不知道现在的女人已经变得这般难哄,但他悟性本就远非常人可比,因此他与孙小姐的交往异常平顺且按部就班。可安迪对他发展的这段新关系似乎并不看好,“老谭,我承认无论是从逻辑上还是数据上去分析,孙小姐都很优秀,或许她的确有能力胜任你的伴侣,但我不认为这是你想要的,孙小姐对你来说太过……平庸,我无法想象你真的会对她有兴趣。”安迪抿着嘴挑眉微笑作结,语气中肯,论调客观。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与她是多年的老友,现在又是上司,谭宗明事事不瞒她,所以对于他的喜好非常容易整理归纳。你不必样样都好,只一样好到惊人就足可以引起他的兴趣。但她实在看不出孙小姐有任何惊人之处,相貌算得上漂亮,但美不过演员模特,工作能力强,倒也就是晟煊的“铁娘子”标准,性格有趣,大概还比不上曲筱绡,至于家庭背景,开什么玩笑,这根本就不在谭宗明的兴趣点之列。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看着她疑惑的表情笑,“人嘛,上了年纪,想法总是会变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安迪这次是真的讶异,微蹙着眉睁大眼睛,“oh,my god,老谭你怎么了?难道你觉得你已经老了?”他所认识的谭宗明可从不会说出类似于“认命”这类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轻松的用手撑住下巴,“那倒不至于,只是觉得够了,再要往上就是边际效应递减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赵启平没想到梁亦的父亲是位局长,既然她爸爸从前是一个医生,那总不会是警察局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因为“一朝被蛇咬”,所以对权贵阶级总是有点抵触,但梁亦真的没有任何娇小姐的习气,反而有时候直爽大方的像个男孩子。


     “我猜,在国内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追你。”梁亦手里攥着超大杯的可乐眨着眼睛说道。


     “猜对一半。”赵启平笑着回答。


     “哦,对了,不必在国内,在这儿追你的应该也不少。”


       赵启平侧头看她,笑意更浓,“是不必女孩子,追我的男孩儿也挺多的。”


     “啊?”梁亦愣住,接着被他逗得大笑起来,随口说道,“那我也想追你成不成?”


       赵启平回头朝他招手,“来啊,多你一个不多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孙小姐在小厅里随手翻看杂志,发现了一个格外有趣的专题,忍不住去后面开放式的落地书架上翻找前面几期,杂志所在的那层有些高,她努力伸手还是差一点,她转身环视四周也没看见有什么可以踮脚的东西,自顾自的小声抱怨道,“早知道今天该穿高跟鞋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她微扬着头看那本杂志不甘心的用手背贴额,然后忍不住跳了一下,心下一喜,刚好可以碰到书脊,再次试着用力跃起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,“你在干嘛?”


       孙小姐冷不丁被吓了一跳,用力过猛,抽出杂志的同时还带出了另一本册子,那本书从书架上飞下来刚巧擦过她的额头,而后“吧嗒”掉在地上,“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,吓死我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笑着走过去,弯腰拾起地上的书,“抱歉,临时有个视频会,约了你却让你等,怎么不叫林伯给你拿?”


      “我想叫你拿。”孙小姐不着痕迹地揉了揉额头。


      “好,还想要哪本?我帮你拿。”谭宗明把手上的书随意的放去了更高处。


       孙小姐不经意看到封面笑着揶揄道,“看不出来你还喜欢漫画?”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估计是老严或者谁家孩子落在这儿的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孙小姐亦不动声色地看他,那明明就不是给孩子看的漫画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加州一年四季阳光明媚,人也非常亲切和善,在这里待久了仿佛连性格都会变得开朗似的。


       Joe下午没课,呼朋引伴的要去打沙排,“你看多好的天气啊,不去户外运动运动就浪费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你每天都这么说。”赵启平不理他继续翻书。


       “喂,你整天看书累不累啊,快点儿换衣服跟哥出去嗨。”赵启平笑着不动,等他的下文。


 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下周请你去喝酒,今天跟我去打球行不行?”Joe拿他没辙,只得央求。


     “成交。”赵启平就知道他肯定又打着自己的旗号约了一大票妹子。


       Joe眼睛一亮,“走啦,走啦,比基尼辣妹我来啦!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赵启平穿着白Tee短裤,脸上一副超大墨镜,虽然看起来瘦,但打起球来不论是力度跟技巧都非常出色。


       Joe被他接连的几个扣杀激得有些急躁,毕竟身边的辣妹已经开始不满,眼看着球又旋转着朝他飞来,他极力去救可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直接坐在了沙子里。


      “赵,你不是不会打吗?”Joe干脆顺势躺进沙子里。


      “确实好久不打了都生疏了,再说了,你要跟骨科医生比上肢力量和手指控制力吗?”赵启平走过去拉他起来,顺手递给他一瓶水,大臂冷不丁的就被捏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“干嘛呢?”赵启平被他摸得一激灵。


     “你这手臂虽然结实但也没什么肌肉啊,我这练了半天难道都白练了。”Joe曲起手臂秀着最近练得小有成就的肌肉线条。


       赵启平笑道,“你练得是肌肉,我练的是劲儿,那不一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梁亦举着果汁跑过来,“启平你简直太棒了!”


 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你俩这狗粮我就不吃了。”Joe抢了梁亦手里的果汁跑去找金发碧眼的辣妹了。


       赵启平和梁亦找了阳伞下的躺椅坐下,梁亦看着他的胳膊忍不住轻轻戳一戳,“诶,你的胳膊和小腿都红了,是不是刚才晒伤了?痛不痛?”


       赵启平看了一眼自己有着明显红白分界的腿和胳膊叹气,“没事儿,一直这样,皮肤对紫外线比较敏感。”


       梁亦说着从包里拿出一罐东西对着赵启平的胳膊腿就是一阵狂喷,“这样好一点了么?知道自己不禁晒就该涂防晒霜啊,还有这种舒缓喷雾你也应该备着,加州的太阳我也吃不消。”


       赵启平看着梁亦手里的喷雾瓶子有点失神,然后没来由的烦躁,“我一个大男人弄这些瓶瓶罐罐的,烦不烦。”


       梁亦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不高兴,只得自顾自的说一句,“好,你嫌烦,以后我都帮你带着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半躺在小厅的的沙发上陪孙小姐看电视,是一档国外的综艺节目,会去到一些超模家里探访他们的衣柜、冰箱和日常生活,同时也会介绍一些服装搭配和妆容技巧。谭宗明看得索然无味,他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女人都会对这些感兴趣,比起这些他倒是宁可去看些纪录片。纪录片?从前赵启平倒是经常看纪录片,可自己似乎从没陪过他,一般他只会坐在在后面的沙发上处理邮件,偶尔瞄一两眼屏幕,有时候是非洲动物,有时候是世界美食,更多时候是医疗手术。由于医疗纪录片的感官刺激性,赵启平倒不勉强他陪同观看,他们只是偶尔会一起看一些电影。


       偌大的液晶屏上美艳性感的模特仍在介绍着自己超大的首饰柜,而谭宗明只觉得昏昏欲睡,事实上他也真的睡着了。恍恍惚惚中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站在自己超大的衣帽间里,而赵启平正站在他对面,眼眶红红的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孙小姐看到兴起,忍不住说道,“宗明,我最近也想尝试这个无重力瑜伽,你看……”孙小姐转过头看见谭宗明已经靠着沙发扶手睡着了,她忍不住笑了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谭宗明睡着了还拧着眉。她伸手在谭宗明眉心抚了抚,谭宗明似乎感觉到痒动了动,孙小姐顿时玩心大起,又恶作剧似的捏着他的脸颊让他嘟起嘴拍照留证。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似醒非醒地拂开她的手,随口说了一句,“别闹,再闹我揍你。”说完这句谭宗明突然惊醒过来,他看着孙小姐有些迷茫的眼睛,笑着说了一句,“抱歉,可能昨晚没睡好,你刚刚跟我说了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孙小姐听了这句愣住了,自交往以来谭宗明样样都好,浪漫的、绅士的、温柔体贴的,简直完美得挑不出错处。但她就是总感觉缺了点儿什么,直到今天她才明白她和谭宗明之间太客气了,客气到居然没有一点儿爱人之间随意的亲昵。


      “宗明你知道吗?你刚刚跟我说,别闹,再闹就要揍我。”孙小姐的表情有些凝重又有些无奈,她知道这句话一定不是对着她说的,这几乎立刻让她想起了谭宗明那个有些孩子气的情人。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用手扶额,“你就当我睡着了在说胡话。”他突然有一瞬间的烦躁,多久了,赵启平已经走多久了?这本是他和赵启平最日常的对话,小医生调皮不服管,他就经常镇压,有时候真的会半开玩笑地按他在沙发或者床上就是一顿揍,赵启平总是挣扎着跳起来,然后指责他暴君或者法西斯。


       谭宗明忽然意识到这是他们之间专属的游戏,专属到跟谁都不可能再一起玩。


==========


同志们,我去看小浣熊了~



【东凯】同人,番外之《选择恐惧症怎么破》

【东凯】同人,番外之《选择恐惧症怎么破》
和好以后,靳东一直致力于要臭小孩儿把东西都搬回来,就像占有领地的狮子,家里最好哪里都有臭小孩儿的痕迹才好。
晚上俩人躺在床上聊天,“明天你有什么安排吗?”靳东问。
“没有呀,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王凯问。
“明天起来带你去吃个私房菜,云南土鸡汤,各种菌类还有鲜蔬,怎么样?”
王凯听了点点头,觉得还不错。
“吃完饭我跟你去你那里,你再收拾几件衣服什么的过来吧,你看家里衣柜里基本没有什么你的衣服,我今天都把衣柜收拾好了,给你腾出来老大一块地方。”
“可以,我确实应该收拾几件衣服过来了,要不老穿那几件。”
靳东见臭小孩儿没意见,接着引导着“你看咱俩都和好了,你那边的房是不是就退租了呀,没必要不住着还浪费着交着租金,是吧?你看看有什么要收拾的,咱俩明天就给搬回来也省得你再来回跑……”
“我不愿意,我要有自己的家,万一哪天你又一时兴起不要我了,我也好有个地方住,再也不想像上次那样被人赶出了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……”说着王凯只觉得委屈,裹着被子翻了个身,留一个可怜委屈的小背影给靳东。
下一秒,一个温热的怀抱环上了自己。
“对不起,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是多余的,就是我混蛋,就是我做得不对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,让你一个人了,你相信我,好不好?”
王凯感受着来自身后的温暖,这个怀抱温热着,这个怀抱颤抖着,像是诉说着身后这个人的胆怯。
“好了好了,我们先好好过下去,谁知道明天会怎样呢?”王凯拍一拍环着自己的手臂,“好了睡觉吧,晚安。”

靳东看着怀里人的睡颜,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对他,要给他安全感。

第二天俩人吃的云南私房菜,臭小孩儿一个劲儿的赞这家的土鸡汤好喝,几碗土鸡汤下肚,肚子撑得鼓鼓的。
“哎呀,我再也吃不下去了,好撑呀!”
老干部很是无奈的给臭小孩儿顺顺肚子,“又不是不给你吃,一下子吃这么多,真是的拿你没办法,你要爱吃我们再来。”
老干部拽起臭小孩儿上车,午后的阳光晒得人很舒服,给副驾驶的人系好安全带,便看见臭小孩儿像一只吃饱喝足慵懒的猫,眯着眼睛,头发趴趴的靠着车窗,一副马上要睡着的样子。
老干部给臭小孩儿垫了个小枕头:“宝宝,睡一会,一会到了我叫你。”
“恩……”臭小孩儿蹭了蹭枕头,恩了一声便睡着了。

“宝宝,臭宝宝,醒醒啦我们到了”老干部揉着臭小孩儿的头发,“我的臭乖宝,一吃完饭就犯困呀,小赖猫。”
王凯不禁打个冷战,臭乖宝是个什么鬼,师哥你还能再恶心点吗?
揉揉眼睛,看向窗外,“哎,这不是我家呀,这是哪儿?”
“这是一家买手店,很多明星都在这买衣服,走吧,咱们去买衣服。”靳东理了理王凯睡得乱糟糟的头发。
王凯拽着老干部的衣角,“不是回我那里拿东西吗?怎么带我来这里?”
老干部牵起臭小孩儿的手,用自己温暖的大手包裹住这只微凉纤细的手放到嘴边吻了吻,“我知道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,你的小窝咱们留着,你要是哪天想回去,我就陪你回去住。都说狡兔三窟,那里就当我们另一个家,回头我也收拾点我的东西放你那里去。今天我们就不回去了,那边的东西先放着,今天给你买新衣服,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多挑几件衣服,我跟你说,昨天衣柜我真的给你腾出来挺大一块地方呢。我们下午买了新衣服,晚上回去把衣柜填满……”
“谁要跟你狡兔三窟,谁要跟你另一个家!”臭小孩儿其实早已感动的眼睛发涩,嘴上却死活不肯承认。
“是是是,王凯老师说得都对,是我死皮赖脸的求投靠,求包养!好了,好了,下车吧,咱挑衣服去。”老干部揉了揉嘴上倔强的臭小孩儿。

事实证明,陪王凯买衣服不光是个体力活,更是一个脑力活。臭小孩儿有严重的选择恐惧症,两件白色的短袖,差别极其微小,臭小孩儿试试这个,比比那个,就是无法选择到底买哪个?两双相似的白色运动鞋,左脚穿一只,右脚穿另一款的一只,臭小孩儿对着镜子一会照照左脚,一会侧身照照右脚,就是无法选择到底买哪双?
嘴上还在不停的问,你说是这件好还是这件好?哥,你觉得这两双鞋哪个更好看?这个还是这个?
老干部实在无法看出两件相似的衣服有什么不同?在他看来都一样嘛。这么一说可还好,没给建设性意见还打击臭小孩儿的品味。
臭小孩儿表示不能忍了!哼!
“再也不跟你逛街了,要你有什么用?我下回还是和东东一起逛,韩东东比你好使多了!”臭小孩儿赌气说。
吓的老干部赶紧陪笑,“别生气别生气,我这不是品味没你好怕误导你吗?导购,来,麻烦你都给包起来,这个,这个还有那个,都要了。”
“你干什么,我没说都买呀,你怎么这么不会过日子呀,浪费钱!”臭小孩儿拉住老干部持卡的手不让买。
“不浪费不浪费,给你买什么都不是浪费。只要你高兴,买什么都好。你既然两件犹豫不定,就说明两件都有你喜欢的地方,那咱们就两件都买,今天喜欢这件领子咱们就穿这件,明天喜欢那件的衣扣咱们就穿那件。只要你高兴,咱们怎么来都行。”老干部温柔的安抚着臭小孩儿的脾气,霸气的刷卡付账,最后俩人大包小包的往车里拿东西。
上了车,臭小孩儿看看后座的东西不由感叹,“我怎么买了这么多呀?”
老干部扯过臭小孩儿的手,“你高兴比什么都重要,下次你不想我陪,想找韩东东陪你逛街也可以,只有一点,必须刷我的卡!懂了吗?”
王凯顿时只觉得师哥真是给力!这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节奏呀!
“好吧,我就是选择恐惧症,我也没办法。”臭小孩儿摊摊手,拿起水杯喝水。
靳东拉过臭小孩儿的手,正视的对他说:“别的都随你,选择不了就一起拿下,不过感情上不允许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听明白没有?跟我不许三心二意,不许今天喜欢我,明天就不喜欢我了。”
“谁三心二意了?我才不像你似的。我在选择你的时候从来没有犹豫过!”王凯表示不高兴,本来嘛,我这么选择恐惧症的一个人,但我在选择你的时候从未犹豫过,选择你只有甜蜜,何来恐惧?
“啵”老干部听了激动的给了臭小孩儿一个响吻,“臭乖宝你最可爱了!”
王凯愣了一下,前一秒靳东只以为王凯是高兴的愣了,后一秒,小狮子爆发一声怒吼:“靳东,你大爷的!你妹的,臭乖宝!你他妈的还能不能再恶心点了?”
老干部沉默一下,“能,我还能说臭宝,乖!”

我不恐惧,是因为你从来不是我的选择,不需要选择又何来恐惧之说?
你不是我的选择,只因你是我的命中注定!

(每日文娱播报2015年11月11日-11月13日专访王凯花絮,小狮子说自己是个选择恐惧症的人,买东西必须有人陪。
链接:http://m.iqiyi.com/w_19rt7qm55x.html?social_platform=link&p1=2_22_221)

花影缭乱:

一个以外科风云为背景的庄赵恋爱故事,狗血言情向。

非常感谢各位太太的台词整理,尤其是 @偶尔使用的小号 和 @目夭 太太,还有 @周子珺 的台词整理搜集,不然简直不知道要剪到何年何月。请让我暗搓搓地@感谢一下哈哈。